比特币分叉2周年:分叉很烦 但这是宿命

“或许在许多许多年以后,比特神教内的教众们欢聚一堂,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2017年7月31日,江卓尔在微博上发了这段话,表达了对比特币社区内部混乱与激战的感慨。


两天后, 比特币 分叉,加密货币领域迎来了一位新生儿:BCH。


两年后的今天,BCH价格涨至4000美金又跌回300美金,主导分叉的比特大陆,在为上市奔波,矿霸吴忌寒有了新业务,BCH又新分叉出了BSV, 比特币 内部各派,还对当年的分叉耿耿于怀,同室操戈。


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一般,自2017年8月1日后,成功脱胎 比特币 的,不仅有BCH、各种分叉币,还有无休无止的纷争。


文 / 张宇、林君


两年前:分道扬镳


2017年5月23日,来自22个国家的58个公司代表从全球各地飞来,聚集到纽约,目的是参加一场私密会议。


这场由行业顶级的 加密货币 投资公司Digital Currency Group创始人Barry Silbert组织的会议,将决定 比特币 未来的走向。


出乎意料的是,代表BitcoinCore和Blockstream来参会的缪永权,却被拒之门外。


这是一场屏蔽了一干 比特币 核心开发者、“擅自”决定 比特币 命运的会议。


会场内,人声鼎沸,这里几乎汇聚了 比特币 产业链最具有价值的公司,涵盖了交易所、矿场,以及整个产业链上的实权人物。


“它们既不能代表公司,也不能代表用户,也不能代表开发者,怎么能算达成协议呢?”缪永权在门外大声疾呼、忿忿不平。


一年前,他还在为 比特币 社区达成一致意见奔走,那场在香港举办的会议,各方唇枪舌战、最终达成握手言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当时,在历经18个小时的鏖战后,即便困难重重,这场会议的与会者,还是放下了成见,达成了确定给 比特币 扩容的共识——这一共识,被币圈人称为“香港共识”。


香港共识的确定,让这些为 比特币 谋求生路的人士,找到了方向,但共识之下同样埋藏了隐患。


当时,与 比特币 核心开发者对立的一方,是比特大陆为首的矿工群体,后者希望直接在 比特币 网络原有基础上进行扩容,他们支持大区块方案,而前者则希望保持 比特币 网络1MB的基础,拨出精力,发展二层网络的隔离见证与闪电网络。


不同方向的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利益之争。在中本聪消失后, 比特币 命运的决定权是在核心开发者手中,还是在掌握着算力的矿工手中?


扩容之争开启了夺嫡大战。


虽然香港的会议确立了共识,但没想到,这只是比特大陆的虚晃一枪。


实际上,比特大陆为首的矿工一派对此并不满意,经过近一年的筹备,新的一场会议拉开了帷幕,而这一次,他们直接将 比特币 核心开发组Bitcoin Core和Blockstream,直接挡在了门外。


这就上演了上述缪永权被拒之门外的一幕。


在这场位于纽约的会议上,矿工们达成了第二次共识,他们约定:第一步,先于2017年8月部署隔离见证,第二步,于2017年11月将 区块 扩容至2M。


这个狙击 比特币 开发者的计划,当然不会得到Bitcoin Core团队的认可,他们在各个场合抨击纽约共识。


“纽约共识纠缠了很多利益,矿池主想要硬分叉,开发者不会坐以待毙。”在矿工正式宣战后,缪永权等人也不甘示弱。


由于这是一场由比特大陆系主导的会议,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按照新的方案,最终产生的,将是属于比特大陆公司自己的竞争币、山寨币,“与正统的 比特币 无关”。


“不是矿工和 比特币 用户对抗,是某些Core开发者和 比特币 用户对抗。”早在2016年,江卓尔就表达了这样的看法。他认为,“Core团队应该把资金用到 比特币 的开发上,为 比特币 社区提供更加优秀的 比特币 解决方案,而不是用于窝里斗。”


事态不断发酵、战争不断升级。


由于对 比特币 软分叉的方案一直未达成一致,愤怒的吴忌寒直接祭出了杀招。


由比特大陆投资的一家矿场微比特,公布了一个硬分叉方案,不再选择低头和妥协,而是直接“分叉”。根据方案,新的分叉币容量将达到8M,可以容纳相较于 比特币 8倍以上的交易,且不兼容隔离见证。


在吴忌寒等人的拉拢和号召下,新方案开始实施。两年前的今日,也就是2017年8月1日,微比特挖出第一个 区块 。


自此,与 比特币 正面竞争的分叉币BCH,就此诞生。


比特币 的隐患


早在2009年 中本聪 创建 比特币 时,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最开始, 中本聪 为 比特币 设计了1M的容量,防止攻击者让 比特币 网络超载的风险发生,但随着 比特币 影响不断蔓延,用户体量也越来越大,原先的容量已经不够用。用户使用 比特币 转账越来越慢,转账手续费却越来越高。


中本聪 不是没有预料到这种的情况。在发布白皮书后,他在社区留言的一个问题,就是将来可能出现的 比特币 扩容隐患。


对于这个隐患, 比特币 社区成员也为此抓耳挠腮,虽然前后出现过数百种提案,但由于各种原因,根本无法达成一致。


到了2016、2017年,这一问题已经成为制约 比特币 发展的掣肘。


比特币 社区内部的两个不同势力代表—— 比特币 核心开发者Bitcoin Core一派和矿工一派——也是在这个阶段形成,双方的矛盾日益激化。


Bitcoin Core掌握着 比特币 最为关键的代码,以及 比特币 信仰者最忠诚的信赖,以比特大陆为首的矿工一派,则代表着为 比特币 网络产生新 区块 的核心力量。


对于 比特币 的问题,前者倡导1M的 区块 大小不变,且在 比特币 上层使用隔离见证和闪电网络;后者则希望转向大区快,升级容量。


双方不停的争斗、博弈,在无法协调的情况下,最终导致 比特币 分叉,曾站在同一战线的 比特币 信仰者们,分道扬镳。


随着第一次硬分叉结束,新的问题开始暴露。


很多人认为,比特大陆和吴忌寒单方面的强行分叉破坏了 比特币 原有的和谐生态。币信合伙人,币信研究院院长熊越就在一次访谈中表示,只有原链才能最终获得成功,分叉币会一定程度削弱原链的价值。


而也正是这次分叉,吴忌寒“矿霸”的恶名被传扬开来。


BCH被分叉


2017年8月1日, 比特币 分叉出BCH,支持BCH的一派中,不仅有比特大陆的创始人吴忌寒,还有一位日后同样因为分叉,叱咤 币圈 的风云人物:Craig Steven Wright(CSW),人称澳本聪。


当年,支持比特大陆扩容方案的技术团队Bitcoin Unlimited(BU),是盟友,接纳了CSW的吴忌寒,也曾多次邀请CSW参与BCH的高层会议。


时间辗转不过1年,曾经与CSW并肩作战的吴忌寒,最终刀兵相见。


战书发出后,CSW在公开场合扬言:实际上他不支持2017年8月的BCH分叉,为纠正这个错误,他在快速积累算力,扬言攻击BCH,并进一步攻击消灭 比特币 ,使 比特币 回到Core主导之前。


此言一出,他和比特大陆的友谊,瞬间分崩离析。


对于2018年11月BCH算力大战的原因,主流观点认为是CSW和吴忌寒对BCH发展路线的追求不可调和所致。以CSW为首的一方,倾向于让BCH回归 中本聪 最初的规划,而吴忌寒一方,则认为应该对BCH进行符合现实需求的改造。


在近日的直播中,亲历者江卓尔认为,CSW执意分出BSV另有原因。


他认为,CSW看起来是BSV社区的领袖,但其实CSW只是一枚棋子,BSV背后的金主和操控者,是赌场大佬Calvin Ayre,而Calvin Ayre的最终目标,是通过Coingeek从加拿大股市上赚钱。BCH分叉BSV,只是Calvin Ayre资本布局中的一步,他认为,整场分叉是有计划和预谋的。


面对江卓尔的指控,屏幕另一端的澳本聪没有正面回应。


对于此次分叉,有媒体曾询问CSW:你想从这场战斗中获得什么?他回答道:“胜利。最终,原生 比特币 。没有其他妥协,也不会有任何妥协,我这里没有妥协。”


最终,在2018年11月16日,BCH分裂成了ABC和BSV。


CSW分叉出BSV的真实原因到底是什么,我们无法明晰,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这次分叉大战,最终“背锅”的,是BCH社区乃至整个 加密货币 。



谁才是真正的 比特币 ?


比特币 的分叉有两种:软分叉和硬分叉。


软分叉是向后兼容的,即升级后新老节点都能正常运行;硬分叉则相反:所有节点都必须升级,不升级的节点不能正常运行。


硬分叉最大的风险在于,软分叉是可以回滚的,因为是否依靠新的规则是可选的。但硬分叉不能回滚,如果升级出现bug,就只能再做一次硬分叉,这样很容易陷入不断分叉的险恶境地。


“分叉币中真正能解决BTC网络实际问题的,凤毛麟角。”业内人士曾表示。


而自2017年8月之后的众多分叉项目,实际上,也并没有推动 比特币 的发展,反而给 比特币 带来了无穷的后患。


比特币 钱包Xapo总裁Ted Rogers在形容 比特币 分叉时说过一句话:“The Genie is out of the Bottle(妖怪已经放出了瓶子)。”


在BCH之后,跟风分叉 比特币 、新出现的币种就达十余种:BDC、BCG、S BTC ……这些打着改良、优化 比特币 旗号的项目,除了圈钱,一无是处,还大大损害了 比特币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第一次对 比特币 进行硬分叉的比特大陆,就是那个“妖怪”。


对于曾搅动 币圈 的BCH算力大战,熊越高呼“BCH已死”, 币圈 博主“ BTC 狙击手”也不约而同地表示了同样的观点:“真正的BCH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是BCHabc和BCHsv这两个分裂币。”


“我们陷入了一场‘ 加密货币 内战’。” 加密货币 分析师Brian Kelly称,交易者担心在软件升级后, 比特币 和BCH市场将陷入放缓或“混乱”。


时至今日,关于谁完整了继承 中本聪 意志,谁才是真正 比特币 的讨论,仍在持续。而数次分叉,导致的共识分裂,正在不断削减着 比特币 的共识,但一物两面,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繁荣、壮大的 加密货币 生态。


当年主导硬分叉 比特币 的比特大陆,日子也并不好过。


此前,有媒体根据泄露的比特大陆融资文件发现,比特大陆中国公司持有的BCH,超过100万枚,数量占了当时流通量的5%以上,此外,占了自硬分叉以来总成交量的12.5%以上,可以说“直接控制了BCH”。


牢牢掌控BCH的比特大陆,享受了镁光灯的同时,也深受其累。


2018年9月,比特大陆奔赴香港上市,在长达438页的招股书中,比特大陆介绍称,截至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在 加密货币 减值方面的损失,超过1亿美元。众所周知,这家公司持有的 加密货币 ,有很大一部分是BCH。


刚刚诞生不久,势单力薄的新生儿BCH,不得不依靠吴忌寒背后的力量,而这最终,也成为了比特大陆“甜蜜”的负担。

动物世界里,蚂蚁巢要想对外扩张,必须依靠新蚁后离开蚁巢,去外面重新建造自己的独立王国。


数字货币的王国里,对 比特币 怀着不同信仰的人们,在选择不同道路后,也如新蚁后一样自立门户,开始了独立发展历程。


至于这些新的“蚁后”,认为自己是正统 比特币 ,计划着超越 比特币 ,甚至取代 比特币 。


一腔孤勇的背后,是对技术的崇拜,还是对金钱、权利的渴望,这就无人知晓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