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小币种

3月9日,三大平台币疯涨近一个月,逐渐进入尾声,BNB、HT、OKB相继回落进入盘整振荡,几日的波动最高达5%。

而在平台币回落振荡的几天内,小币种开始了2019年第一波疯涨。

错误的决定

平台币接连大涨,但周琦都没赶上,开年一直没下定决心跟进,让他感觉很懊恼。3月初他看了看盘,发现从1月份开始,各平台币就都出现了关键的进场指标,“怎么就没发现呢?”他心里想。

不过这也是他自己的限制问题,因为翻墙问题,他一直只用可以随时手机登录的火币App,而既没尝试币安,也没尝试OK交易所,当然他并不知道,其实像 币安 的App在国内下载登录交易不用非常办法是不行的。所以即便有机会,他也难以把握。

3月8日晚,在观察了火币平台币HT很久后,周琦决定买入一些,之前的几次买入在周琦自己的手动高频交易后收益率是很高的,但这次他不想大量买入,只是用5000块钱去测试一下市场。但就在两天之间,周琦用5000块钱却体验到了,快速涨跌和追不到的失落感。

周琦买币是靠自己对交易的观察和一些专业的指标来操作的,第一次小额度买入就是在币价振荡中慢慢的赚回来了,但这一次他很不幸运,5000块钱的币,两天损失了1200,让他很失落。

“最近的指标变化太多了,很多指标一起存在,而且中途变化太大。”周琦描述到。

买进和盯盘

3月8日晚,周琦买了一些USDT,然后直接全部在当时的低位买进了HT,数量很少,周琦并没有想一直盯盘然后吃每一个口子里的收益。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买入,是因为火币prime的消息刚出一天,而观察了HT的K线,价线涨的同时交易量是走高的,而反观BNB和OKB的量柱仍然较低,这时的HT,加上市场消息和K线指标的双重决定,周琦觉得还会继续涨,就算是盘整两天也就够了,不会跌很多。

于是他开始保持不定时的盯盘,在第一天的很多涨跌浮动中,他利用看盘赶上的指标做了一次高抛低吸,成功多了几个HT,但随后在一个浮动不大的高低起伏的波动中,开始出现了很多在1小时线和4小时线中都未能确认的指标。

而此时,在周琦参与的一个学习群中,周琦发现一直在盯HT,但其实小币种已经开始疯涨,周琦惊讶的是在火币的涨幅榜中,那些疯涨的小币种,出现了10%-200%的涨幅。而观察这些小币种的K线,是不可思议的,因为这些涨幅都发生在1-2天内,并且,每天的价格的高开收低差距太大。

在HT上,每天通过起伏波动,周琦原来的5000本金已经损失了400块左右,通过涨跌,目前价格最高点也只是让他持有的总金额到4800。可怕的是有很多次的高抛机会他没赶上,例如,他刚刚买入时,从日线看,整个价柱在前一天价线的顶点处开始,然后向上涨出了一根长上影线,然后回落了约这根价线的40%,开始波动,从最新的火币要有“动作”的消息看,这根价线对应的交易量已经比较高,此时是上午,很有希望这根价线会持续上涨突破高点然后再变化,但不同的是,在下午没有盯盘的几个小时里,这根价线的收盘价开始快速降低,目光所及的,一天之中,从上午看涨的阳线变成了见顶的阴线,而出现了非常明显的看跌的指标,周琦此时选择了抛掉,然后继续等低位买进,可抛掉后一个低位迅速上涨,还没来得及买入,价格已经回到了抛掉的价格之上。最终的当天价格,周琦预测会是接近十字星的形状,这样才有可能小幅度再涨。

做出十字星的判断,取决于周琦感觉到HT的K线上涨的很保守,而市场的发声并不多,所以HT会以一种“低调”上涨,而在一个已经有三天实体阳线上涨的价线后,一定会出现盘整,如果看涨的话,十字星的形式最适合这样的位置。当出现十字星时周琦很高兴自己的预测准确。但随后的价格却再小涨后开始了震荡下行。

但此时关键的是,最终以24小时周期看, HT依旧是略涨的趋势。此时,周琦已经观察好了另外的两个小币种,在指标上看,交易深度还有价线变化的周期都把握较大的两个币种。

错误时间决定了最终结果

选定了PAY和SOC两个都处于上升通道的项目,于是周琦把HT通过USDT的交易对买了BTC,随后买进了PAY,按照对PAY周期的推断,PAY的每一次涨幅大约会持续至少5天,此时周琦买入的时候正是第三天上午,买入时出现了和HT买入时同样的指标,从一个长上影的阳线快速下调。

周琦最初判定为振荡等待第二天的上涨,并且及时做了止跌卖出,并且在第一个底重新买入,然后在新的顶卖出,设定了买入值后睡觉了,但第二天的价格直接出现了快速下跌,周琦判定会一直跌下去便退出了,开始转向SOC,但SOC也同样出现了这样的情况,随后周琦又重新在一个低位买进了HT。

此时,将5000反复经过了HT、和PAY、SOC后,周琦的本金已经只有3800了,他看HT仍在一直下跌,就兑换成了USDT。

周琦的操作是想要进场找机会,但却陷入了市场规律中的明显案例。在这些简单的市场指标中,不能完全的确认消息和指标就会陷入这个规律。

周琦在最初买入的时候是因为市场消息,辅助确认的是指标,但无法确认在高频操作中出现很多不明确的指标,就很难把握每天的收益机会。但其实在HT上的操作并不是让5000本金损失最大的,而是购买小币种的两次无法控制的买入,买入就下跌,难以止损。

周琦是众多散户中的一员,拥有一定的技巧,也有过收益的机会,唯一区别的是之前的收益都在USDT交易对,并且进场时间更好。周琦的5000在买入PAY和SOC时还是用了此时一半的钱进行的,如果全仓,两次错误买入,最终损失的额度会是超40%。

从小看大

周琦的买入资金太少了,也会出现这样的判断失误,而那些比周琦高数倍入局的人呢,看到小币种的疯涨,注定还会有更多的入局者,但如果全仓某一个币种或者大量买入,势必也会遇到像周琦一样的结果。

唯一可行的是在更早的时间进入,然后在对的时间退出。那我们知道的对的时间是哪里呢?我们所看到的小币种的K线,大多横盘很久,并且交易量非常低,甚至于在很多的15分钟线是没有交易量的。如果对项目十分了解的投资者,在横盘时期随时了解项目,然后通过K线的短时间大幅度变动然后决定买入,亦或者通过对于项目的确认提前买入。

并且需要的是注意每个币种建仓的量,在很多单币价格非常低的币种里,交易量虽大,但资金量并不高,大量的资金就会将价格拉高很多,而同样高位抛售会造成直接的价格下跌,而最坏的是没有足够的人买入,而最后卖出的收益并非那么高。

我们看到的小币种的上涨是在平台币上涨后,并且处在了开年的时间,如果说小币种的上涨是受平台币的影响,但影响幅度略大,在火币的涨幅榜中,连续一周,涨幅榜都被小币种占据。倒不如说,是项目方团队开始了2019年的行动。

一个存在币的项目方,行情对于项目的影响巨大,拥有因为整个项目动作以及生态的商业核心“盈利”都在于通证经济的发展,币的出现,改变了项目方的各类模式。但参与者在熊市中将面临同样巨大的风险,在传统投资上的投资策略,例如“在项目方的营收未能支撑其价值时投资”的理论并不适用在通证经济中,敢于在加密货币圈投资的人,都是 区块链 行业发展过程中的种子用户,与投资的目标相同,只有更加了解行业模式和本质才能更好的做出投资选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