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加密货币挖矿业遭遇滑铁卢,2019年能否重整旗鼓?

2018年对比特币加密货币矿商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亚洲一些规模较大、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大型企业均遭遇亏损。

图片来源:visualhunt

据报道,日本互联网巨头GMO和最大的 加密货币 挖矿设备制造商比特大陆(Bitmain)全年的日子都不好过,按照这两家公司的趋势,整个行业今年都出现了严重亏损。。

GMO损失达3.2亿美元

作为日本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公司之一,GMO在2018年第四季度的亏损超过3.2亿美元。该公司称这是一次“意外损失”,随后正式退出了 挖矿 业务。

今年6月,这家日本公司分配出大约10%的资金和资源成立了一家雄心勃勃的 加密货币 矿业公司,希望与比特大陆同台竞争。当时,该公司成立了一个专门的 加密货币 挖矿 设备开发部门,开发了自己的7纳米ASIC芯片,并经营了一家大型矿场。GMO团队在6月份表示:

“我们将采用最先进的7纳米工艺技术来制造用于 挖矿 的芯片,目前正与拥有半导体设计技术的联盟伙伴一起研发,以开发出高性能的矿机。与具有相同性能的现有 矿机 相比,它可以降低功耗,并实现每个芯片10 TH/s(每秒事务处理量)的计算性能。”

尽管GMO拥有大量的资金和资源,但它没有考虑到比特大陆的运营规模。早在2017年年中,比特大陆就达到了超过150亿美元的估值,并希望能在香港成功进行IPO。而GMO目前的价值略高于1690亿日圆,约合15亿美元。也就是说,其估值仅为今年早些时候比特大陆估值的10%。

起初GMO确信,作为亚洲领先的互联网企业集团,它可以超越比特大陆,在 加密货币 挖矿 行业占据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然而,正如BitMEX后来的一份报告所显示的那样,比特大陆已经做好了应对此类竞争的准备,宁愿亏本运营,也要挤出竞争对手。

GMO股价和市值图

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GMO停止了 挖矿 业务,报3.2亿美元的损失,并立即停止了 挖矿 设备的研发、制造和销售。GMO发布的一份公开文件这样写道:

“鉴于当前商业环境的变化,该公司认为 矿机 销售再次盈利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决定停止一切有关的 矿机 研发、制造和销售的业务。GMO Internet报表将记录约175亿日元的债权转让损失和约35亿日元的呆账准备损失,合并账目和个人账目总计约240亿日元的巨额损失。”

比特大陆日子也难熬

GMO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比特大陆,自成立以来,GMO的目标就是击败这家中国的 加密货币 挖矿 设备制造商。

今年8月, 比特币 的价格徘徊在7000美元左右,高于 矿机 的开机成本。到2018年第三季度末, 加密货币 矿商仍在盈利,彼时,比特大陆能够将其蚂蚁 S9出售给世界各地的矿场。但几个月过去后,随着 比特币 市场在去年11月遭遇历史性下创, 比特币 价格跌破了6900美元的 矿机 开机盈亏平衡点后,比特大陆也开始陷入困境。

今年5月,比特大陆发布了一份声明,披露了该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与估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英伟达(Nvidia)、英特尔(Intel)和AMD等公司展开竞争的长期计划,这完全超出了 加密货币 社区的预期。

对 加密货币 挖矿 行业可持续性爆棚的信心促使比特大陆涉足全新的行业,与世界上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展开竞争。

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接受《彭博商业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的一系列采访时表示,人工智能芯片与 比特币 矿机 芯片类似,也需要“大量算力”, 比特币 挖矿 所需的ASIC芯片同样适用于人工智能。从本质上说,比特大陆的计划是利用现有的芯片设计来为推动AI系统和软件的开发。

比特大陆和大多数 加密货币 公司在2018年前几个季度面临的问题是,服务和产品的多元化非常激进,经常向 加密货币 之外扩张,而核心产品和商业模式却没有做出必要的改进。

例如,总部位于纽约的全球最大的 区块链 软件工作室ConsenSys,就从员工队伍中裁掉了300多人,将精力集中在可以推向主流、获取活跃用户的精选产品。

包括 挖矿 业在内的许多 加密货币 领域的公司,已经退出了 挖矿 和 挖矿 设备制造领域,将业务扩展到了不同的领域。随着2018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市场状况恶化,这种过于激进的做法显然行不通了。

行业的积极信号

根据 加密货币 市场数据提供商和钱包平台Blockchain.com的数据,从8月到12月, 比特币 的哈希率(即支持 比特币 网络的算力水平)从61 exahash下降到了44 exahash。

12月3日,美国最大的矿场之一Salcido Enterprises的负责人Malachi Salcido表示,矿工们已集体退出了市场。这位高管强调,矿工要想盈利, 加密货币 的价格必须大幅上涨,而聪明的投资者正在关注这一趋势的逆转。此前Fundstrat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至少有10万名矿工已经离开了这个领域。Salcido说道:

“我预计在情况好转之前,我们的处境可能会变得更糟。就像所有的市场底部一样,精明的投资者也在观望形势的转变,这种转变通常不会很快发生。”

然而,从2018年1月到12月, 比特币 的哈希率从17 exahash上涨到44 exahash。尽管主流 加密货币 的哈希算力大幅下降,但按年计算, 比特币 的哈希率上升了158%。

去年12月, 比特币 网络的哈希率有所恢复,其算力也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这是由于许多大型矿场还在继续挖掘这种数字资产

比特币 2018年算力图 | 图源:blockchain.com

虽然依靠云 挖矿 平台和小型ASIC 挖矿 平台的个人矿工在退出行业时损失相对较小,但对于已和电网运营商签订了长期合同并购买了大量ASIC 矿机 的矿场来说,要从 加密货币 挖矿 中抽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正如安全专家和 加密货币 研究人员Andreas Antonopoulos所解释的那样:


像市值2130亿美元的科技集团英特尔(Intel)这样的大型企业集团,目前正致力于开发高效的 挖矿 系统,这可能会提高 挖矿 芯片和设备的生产率。

英特尔最近获得一项名为SHA-256 Datapath的 比特币 挖矿 节能新专利,将使用高能效的硬件加速器来降低 加密货币 挖矿 功耗。

韩国市值最大的企业三星(Samsung)目前也在利用其总部位于韩国水原(Suwon)的代工工厂生产 加密货币 挖矿 设备和芯片。

此前,由于比特大陆与台湾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的合作,绝大多数芯片都由这两家公司生产,从而导致市场由它们所主宰。

“这种情况(如 加密货币 的死亡螺旋)不太可能发生的部分原因是矿工们的长远考虑。也就是说,他们在设备上有现有的投资,而且他们通常签订了长期购买电力的合同,而不是按周支付电费。因此,如果他们必须再等三个月才能盈利,在设备到位的情况下,他们就不会关闭 矿机 。”

2019年 加密货币 矿业趋势

由于大型矿场都有长期的战略,预计即使它们出现亏损,也将继续矿场运营。

目前尚不清楚哪些因素可能促使 加密货币 在未来一年内出现上涨,但随着像比特大陆这样的大公司大幅裁员和业务重组,加上从2017年到2018年积累的数十亿美元的利润,它们将有足够的资金来维持运营。

因此,尽管大多数个体矿工退出了这一领域,但分析师预计,大型矿场仍将留在这一领域,在加密资产熊市中慢慢等待,因为一旦 加密货币 市场出现复苏,矿工们将能够再次开始盈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