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脑链屡爽约 币价近归零

刚刚过去不久的2018年12月21日,深脑链团队与残友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声称要联合开办AI残疾人职业培训班。消息传出的当日,项目Token DBC的价格下跌了8.3%。

市场反应冷淡与深脑链这一年来的业务表现有关。该项目诞生1年有余,主网仍未上线;去年5月预售矿机吸金过亿美金,投资者至今未见 矿机 踪影; 4个月后又创建了交易所,没有任何交易量。

截至目前,深脑链币价从高点的0.591美元跌去99.74%,离归零越来越近。有解套无望的投资者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去了举报信。

一番折腾后,创始人何永仍表示团队在做事,“就像阿里巴巴的股票归零在于它的业务做得好不好,而不在于其股票有没有人买。”

四川残联否认与深脑链合作

上周,深脑链与深圳残友集团达成战略合作的消息传进了DBC中文社群,传播当日,DBC币价跌下跌了8.3%。每况愈下的市场表现让投资者李超(化名)感到“解套”无望。

消息中与深脑链合作的残友集团,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公益平台,以为残疾人士提供就业服务为主。此次合作据称是两家要联合开办“AI残疾人职业培训班”。

2018年12月21日,李超把整理好的消息发进社群后,多数投资者对双方的合作表示不解。多位投资人表达了疑惑,”深脑链做出了什么产品?可以给残疾人士提供职业培训?”

在李超整理的信息中,一段关于“四川残联目前已批复1.2亿元用于残疾人职业培训”的描述引起了众人怀疑。有投资者评价“深脑链这是要把割韭菜的镰刀伸到残疾人头上“。

为此,蜂巢财经与四川残联取得了联系,对方回应称,上述说法不实,目前双方的合作还在接触洽谈中。蜂巢财经也多次通过电话及邮件联系残友集团,但截至发稿日,对方未予回应。

12月27日,微博认证为“残友集团副董事”的刘勇在其个人主页上,删除了有关集团与深脑链合作的博文内容。此前,这条微博连同截图在社群里传播了近四天时间。

双方合作微博内容目前已被刘勇删除

对于深脑链与四川残联合作的消息,创始人何永同样予以否认,“与四川残联的合作不属实,不过我们的确与残友集团达成了合作。”他向蜂巢财经表示,团队目前不仅与国内的残友集团合作,也与国外的一些难民和残疾人组织存在合作关系。

资料显示,深脑链是一个由 区块链 驱动的AI计算平台,它利用 区块 链 技术帮助AI企业节省高达70%的训练成本,并保护数据隐私。何永称,AI训练中数据标注必不可少,而这个工作适合部分残疾人来做,他们在家用手即可在电脑上完成。

李超认为,这次合作可能只是意向,他不明白,主网都没上线的深脑链如何利用 区块 链 +AI技术保障残疾人的就业?但他还是将这些消息从微博、电报群里搜集起来,当做官方利好消息释放给社区,“我不想把项目搞死了,希望DBC涨起来,好让我解套。”

预售“空气 矿机 ”20天吸金1亿美元

早在2017年8月就已经成立了基金会的深脑链,曾在白皮书中计划要在2018年Q4季度上线主网。随着2018年的结束,该项目的主网仍旧没有动静。除了这一承诺没有兑现外,“ 矿机 半年不发货”同样是投资者集中讨伐的问题。

2018年5月18日,深脑链推出了全球首款AI 矿机 ,开启预售。当时,官方一共宣传了5款 矿机 。这些机器的共同特点是能够贡献存储和算力资源进行挖矿,模式类似迅雷的玩客云。

深脑链宣称,该 矿机 专门用于AI计算,将 挖矿 激励与AI计算结合,用户购买 矿机 为AI网络提供深度学习资源,获取DBC奖励,而预定 矿机 的资格是持有一定数量DBC代币,矿工购买时可选择ETH或DBC付款。

“持有DBC”为 矿机 买家增添了门槛

截至去年6月8日,DBC 矿机 预订人数超3500人,预订数量超4800台,按照当时的 ETH 和DBC的价格计算,共计预定金额超1亿美金。当时,官方还给出了“回本周期”,以*GPU型号的 矿机 为例,如果以DBC价格为0.08美元计算,该型号 矿机 的回本周期约为46天。

而当时,DBC作为购买 矿机 的支付币种,只能从已经上线了该币种的交易所购买。早在2017年12月,深脑链就已经上线Lbank、Kucoin两家数字资产交易所。 矿机 的预售再次为DBC的交易量做了一波贡献。

让矿工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真金白银地投了钱,结果买的是一批“空气 矿机 “。目前,首批预订 矿机 至今还未到投资者手里。

如今DBC报价0.001483美元, ETH 报价130美元,对比去年6月份时价格分别跌去了96%和70%。这意味着,当初无论是用DBC还是 ETH 作为支付手段的矿工,还没开挖便已亏得人仰马翻。

矿机 “爽约”,12月初,深脑链官方在社区发文称,这是由于团队将重心放在了AI训练网络的产品开发及运营,同时推迟主链上线时间。这意味着,即便 矿机 到手,没有主网的DBC对于矿工而言,依旧无币可挖。

对此,何永向蜂巢财经回应称, 矿机 已经做出来了,不过暂时不计划开启 挖矿 功能,因为一旦开启的话,每天会有超过100万DBC被挖出流通到市场上,现在行情不好,这对生态不利。

面对 矿机 投资者的质问,深脑链团队提供了两种处理方式,要么继续等待,等待期间享受DBC补贴;要么直接退款。而退款价格分两种,用DBC购买者,退还原先支付的DBC数量外,另额外补偿50%;用 ETH 购买者退还原先支付的 ETH 数量外 ,另额外补偿20%。

对于这样的处理方式,有投资者痛斥,“花了钱买的( 矿机 ),不给发货算不算违约,还讲不讲诚信?”

李超花了1万多块钱买了两台存储 矿机 ,他选择了不退款接受补贴,“不接受补贴的投资者,拿到 矿机 后目前也无法开机工作,无论如何都是亏。”

对于主网等项目进展问题,何永则称,深脑链主网上线已经不是团队目前重点关注的事,未来的工作重心会放在AI训练网络的开发上。

这对于盼望早日“ 挖矿 赚钱”的李超而言,又将是一场漫长的等待。

自立交易所被指“僵尸平台”

过去一年时间,主网推出延迟、 矿机 未见踪影的深脑链还做了一个 数字资产 交易所Deep Token 。该交易所上线于2018年9月,3个月过去了,被投资者称作“僵尸平台“。

Deep Token 交易所显示,该平台上线了 ETH 、BTC、USTD、IOST等10个币种,而登陆其官网后发现,该平台看不到任何交易量。

Deep Token 上所有的币币交易24小时交易量均为0

有投资者反应,深脑链创建交易所的主要原因是和币安“杠上了”。

去年6月,DBC意欲上 币安 交易所,但迟迟未通过审核。等不及的何永在一个群里询问 币安 CEO赵长鹏,DBC什么时候可以上 币安 ,抱怨对方的效率低。

不料,赵长鹏毫不客气地表示,“ 币安 并没有和DBC团队在谈,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们就永远不上了。”

何永否认了做Deep Token 是因为没能登陆 币安 ,他解释,大量优质AI企业和项目可以实现通证经济改造,Deep Token 要挖掘出这些优质的企业和项目,并称是想咬住 区块 链 与人工智能结合的“蛋糕”。

而通证经济改造在去年年中,就已经在政策监管、企业接受度等问题上遭遇了重重阻力。从生产 矿机 到创建交易所,不断折腾的深脑链团队是否抢到了“蛋糕”尚不可知,币价的跌跌不休倒是摆在团队面前的现实。

2017年12月已经上线交易所的DBC,赶上了币圈牛市,价格一度上涨至0.11美元,是开盘价的7倍多。此后,不到1个月,DBC涨至历史高点0.591美元,流通市值超过6亿美元。

后来,DBC上线了火币Pro、Gate.io等 数字资产 交易所。不过,它的价格从上市初的一波拉升后便一路下挫。非小号数据显示,DBC币价自最高点已跌去99.74%,现报价在0.001483美元左右。

有投资者给SEC发邮件,举报深脑链

不久前,解套无望的投资者曲阳(化名)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去了举报邮件,“因为深脑链公司注册在美国。”他还加入了一个由投资者自发组织的维权QQ群,亏损者在里面一边吐槽项目,一边叫骂何永。

团队裁员基金会剩20多人

何永是个连续创业者,创立深脑链之前的2016年,他成立了义语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义语智能”),该公司也是深脑链的前身。

曲阳深陷亏损后,搜集了一些义语智能的资料。他说,2017年上半年,这家公司已濒临倒闭,还传出公司发不出工资、离职员工讨薪等消息。

这一困境在2017年下半年有了转机,彼时 区块 链 创业成为一个新风口,何永抓住机会快速完成逆袭。

2017年8月,何永成立深脑链基金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想寻找一种更好的方法来解决人工智能企业的算力、算法、数据集中的痛点。

9月,有媒体曝出深脑链获得了金沙江创投、钱世投资、戈壁创投累计3000万元投资。当时,该笔融资被称为“著名投资人朱啸虎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首次出手”。

不过,一向对 区块 链 不感冒的朱啸虎马上就出来辟谣,他在朋友圈发文直指深脑链是骗子项目,金沙江和他本人从未参与该项目,“连金沙江的英文名都写成Jinsha Revers,这些骗子能稍微做一些功课吗?“

后来,何永也承认金沙江创投未投过深脑链。但辟谣并未阻止深脑链的市场火爆,仍旧被视作知名机构背书传进一些社群,为DBC后来登陆交易所后的拉升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而今回顾,在诞生之初就被朱啸虎贴上“骗子”标签的深脑链,在发展了一年多后,仍无法撕掉这一标签,反而在熊市的寒冬中与之越贴越紧,这与团队未兑现承诺、落地项目目标脱不了关系。

一番折腾后,何永仍表示团队在做事,他拿阿里巴巴作比,“阿里的股票是否归零在于它的业务做得好不好,而不在于它的股票有没有人买。”

“做事”的深脑链正在裁员。何永解释说,团队正通过缩减员工、节省开支的方式,“瘦身”过冬,“不光上海,我们整体都在裁员。”他透露,整个基金会还有20多人,上海团队10几个,硅谷团队也还有10几个。

能否熬过寒冬、重获投资者信任?深脑链前途未卜。(作者:武旭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