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生死局:EOS节点的至暗时刻

文︱主笔 Vincent

核财经APP深核独家报道 过去一个月里,北京经历了两场寒潮天气,创下33年来最冷12月。2018年12月30日,在凶猛寒潮中,气温骤然降至零下13.9度,可谓“奇寒无比”。

“上地”作为北京 区块链 人群 5大聚集地之一,EOS Beijing就落户于此。其联合创始人孙玉石忙着为将要推出的DApp游戏拟宣传文稿,直到下午一点半才吃午饭。靠窗户一侧的会客室里,一个“小太阳”靠在茶几一角,发出淡淡的黄光。

EOS ,全称为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即商业操作系统。在 EOS 里,可构建各种各样智能合约应用,且每一个应用均获得高性能支撑,自称为 区块 链 3.0代表,受尽资本追捧。

自2018年3月起,多位 区块 链 领域的重量级人物和机构陆续宣布加入 EOS 超级节点竞选,致使行业对 EOS 的期待无以复加。与此同时,行业毒瘤、安全漏勺、赌博公链等质疑声不绝于耳,加之近期BM“出走”乌龙和躁动的 EOS 币价,惊出币圈一身冷汗。

孙玉石作为 EOS Beijing的一员,赶上了这个混沌时代,并与李想等人组成团队,开启了创业之旅。“当时我想,如果能选上超级节点,也算赶上了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大事件——第一次去中心化选举。”孙玉石言说至此,难掩激动。

而现在,所有节点危机四伏,似乎要陷入倾墨之中。

从 EOS 币价走势来看,曾于去年4月站上20美元历史高位,此后一路下跌,12月最低至1.8美元。My EOS Wallet 开发者altShiftDev上月公布了一项对 EOS 超级节点的调查显示,排名前21位的超级节点, EOS 币价盈亏平衡点在4美元以上。这意味着,现阶段21个出块节点都在亏钱。

“以超级节点的收益来说,我认为跌了95%。”孙玉石坦诚道。

错位竞争,开源节流,套利保值……辗转挪移之间,一场超级节点的生存之战已然打响。在孙玉石眼里,留不住的2018年是一段抹不去的筑梦记忆。

BM捅娄子节点忙于灭火

近一个月来,超级节点成为众矢之的。在核财经APP拜访前,孙玉石已在两天内已送走了五波媒体来访。

究其缘由,得从去年11月28日BM现身 EOS 电报群说起。孙玉石回忆,BM当天分享了一些最新的想法,“他考虑打破原来设计,甚至可以抛弃DPoS,找到解决隐私性问题和扩容问题的方法。不仅如此,他还称每个人都可以跑全节点,并且还没有股权质押和治理投票。”据该电报群显示,BM连续多条“ What if I told you……”的表述,为 EOS 描绘了一个更加完美的未来蓝图。

BM连续多条“ What if I told you”表露新想法。图片来源:medium.com

非技术专业出身的孙玉石对此不置可否,称社区将此视作BM个人的一些有趣想法。

“消息传到国内,就走样了。”他无奈地表示,随着BM事件发酵,“BM要跑路”、“ EOS 要抛弃DPoS”、“BM要发新币”等断章取义的文章迅速在圈内蔓延,国内超级节点不得不发声灭火。

为避免舆论进一步恶化,BM随后进行了澄清,但此举并没有平息外界唱衰的声音。质疑,接踵而至。

曾亲眼目睹 EOS 在国内外火爆场景的中组部“千人计划”特聘教授、北航数字社会与 区块 链 实验室主任蔡维德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表示,从 EOS 发布技术白皮书时就认定,“ EOS 的共识机制是不安全的,并且还存在其他问题”。

从今天来看,蔡维德认为超级节点就是个问题。“许多团队争先恐后地希望成为 EOS 的超级节点, 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投资机会。” 但现在一些超级节点想退出。

同时,这些超级节点使 EOS 更像是联盟链,而不是公链。由于 EOS 自称是公链而没有听到不同意的声音,以至于现在联盟链和公链不再有分别。一个联盟链可以说自己的节点像 EOS 超级节点一样, 只要能发数字代币,这个联盟链就是公链。

蔡维德认为,那些寄望 EOS 开启公链3.0时代的人可能要失望。他援引前不久Whiteblock对 EOS 的测试结论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去年11月2日, 区块 链 测试公司 Whiteblock 对 EOS 进行基准测试后得出结论: EOS 不是 区块 链 ,本质上就是一个云服务, 或可以认为是分布式同构数据库管理系统。 EOS 既然不是 区块 链 ,自然不能开启公链3.0时代。这份测试结论也得到了BTC.TOP矿池创始人江卓尔的认同。

而从一个使用者以及参与者的角度上来看,孙玉石认为,不论是公链还是联盟链、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人治还是代码治理,现阶段争论这些的意义都不大,只要 EOS 有相当多使用者,就已经足够了。

他表示,目前 EOS 并不是最终形态,也很难说十年之后 EOS 是否仍然被使用。也许, EOS 的历史任务就是让大家看到去中心化应用,有落地的可能性。

仲裁系统简陋且低效

根据 EOS IO临时宪法规定,ECAF( EOS 核心仲裁论坛)是用来解决 EOS 公共主网及其社区争议的。在 EOS 仲裁制度中,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根据法律对案件做出裁决,再由仲裁机构把裁决提交给节点执行。

孙玉石认为, EOS 目前是一条有“人治”成分的公链。“ EOS 引入人治以更好地保护使用者的自由和财产安全。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比特币以太坊,是根本没有办法找回的。”他说。

“去年10月15日 EOS Bet遭到黑客攻击,被盗走138319.7995个 EOS ,以当时市场行情,损失约500万元人民币。” EOS Bet项目方负责人雪儿称,该次盗币事件发生后,ECAF并没有及时冻结,导致黑客迅速转移到了交易所,最后在美国报案后才得以追回。

去年11月8日,ECAF下达了 EOS 治理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11月12日,该仲裁令获得了16个超级节点通过。这意味着 EOS 账户的私钥将有可能通过仲裁实现变更。多位业内人士向核财经APP表示,此先例一开,“私钥到底是不是神圣不可侵犯”、“代码是不是法律”等问题给 EOS 带来的负面效应是无法想象的。

据核财经APP了解,在 EOS 的21个超级节点中,如果15个节点的账户一致通过某一协定,便可绕过任何权限进行任意操作。

“ EOS 虽然看上去只有21个超级节点,但不可忽略的是节点没有任期,这有别于传统选举机制。前一分钟是超级节点,下一分钟可能会因选票相对减少而落出前21名。因此,固定的只是21个席位,背后却是数百个节点持续动态的在竞争。”孙玉石认为,超级节点应当代表投票者的利益,作恶成本远超收益。

欧链创始人老狼认为,这更像是一种富人政治,持有 EOS 越多话语权越大。

值得关注的是,社区治理的严峻性与及时性正吞噬着ECAF仲裁效能。“一方面,随着申诉案例增多,ECAF因办事效率带来的问题正在凸显;另一方面,目前的整个仲裁系统还非常简陋,只是勉强跑通了一个早期流程。”孙玉石对此表示担忧。

“比如说决定要冻结一个账户,上链后通常在电报群里说一句了事,下面的人继续聊天,很快就顶过去了。而且是大部分是国外发的,时差也是个问题。”他一边为国内的节点辩护,一边若有所思的抿了一口茶水。

“归根结底,还是机制问题。”孙玉石认为, EOS 由于代码缺陷和治理经验不足,目前重要通知没有固定渠道定向推送,再者推送完成后没有一个反馈机制,更没有一个检查与监督机制。

孙玉石判断,社区治理的低效与混乱现状将长期存在。社区寄希望于公投系统完善后,通过一套生效公约,从而优化仲裁机制,形成有效博弈。

收益锐减节点择路求生

从2018年6月15日惊险的获选超级节点至今, EOS Beijing大部分时间徘徊在第15—21位之间。孙玉石告诉核财经APP,成为超级节点的短暂喜悦过后,实时变更的排名让其压力陡增。

他透露,除前15位左右的超级节点保持稳定外,剩余6席位置争夺激烈,而 EOS Beijing便是其中之一。据核财经APP了解, EOS Beijing最近一次排名第21位是在去年12月26日。

基于此, EOS Beijing在可控的范围内,尽量选择屯币,以应对节点投票排名方面的压力。据 EOS X数据显示,1月1日, EOS Beijing预估获得768 EOS ,如本月均以当日收益和币价(约17元)计算,1月份约收入23000 EOS ,约合人民币40万元。以 EOS Beijing每月的服务器、人员、商务和运营成本来说,已入不敷出,支持排名亦不容乐观。

近期,节点收益减少的报道密集,艰难求生亦成为热门话题。“ EOS Beijing获得奖励( EOS )下降了30%,币价跌了约90%,整体收益跌了95%。”孙玉石称,这相当于原来一个月给你发一万块钱,现在已经变成了五百块钱了。

孙玉石表示,超级节点收益减少有两个原因,一是备选节点增加导致投票权重越发分散,起初头部节点每日获得上千个 EOS ,目前已降至六七百个;二是币价缩水。在当前币价水平下,节点单靠系统奖励过活已捉襟见肘。

备选节点亦生存艰危。1月1日, EOS Store排名47位,获得奖励255 EOS 。其联合创始人兼CTO王成松告诉核财经APP,目前团队共8人,每月运营费用大约为18万元,因备用节点对服务器要求不高,所以此项开销不大,主要支出为人员薪酬。”

受此困境,王成松表示, EOS Store除开发侧链外,正积极寻求资本助力。

EOS Beijing在保证网络正常出块的情况下,正紧锣密鼓的孵化一款有盈利模式的DApp游戏“续命”。孙玉石说,“我们已模拟测试几次,运行还比较正常,接下来就要看盈利模式能否跑得通,如果实现盈利,可减轻节点运营压力。”据他透露,预计近期即可上线。

Hello EOS 创始人梓岑表示,目前Hello EOS 在帮助开发者社区对接各种资源,如CPU租赁服务等。而其它节点也在寻求多样化发展,开源节流。

在这个漫长的寒冬,即便是超级节点的胜者,也无法预知自己的命运。孙玉石笑称自己当下的处境恰逢“至暗时刻”,借用丘吉尔的话说,“没有终局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重要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