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数字世界的价值维度:比特币与独立产权的承诺

为了将比特币放入其他机构的规划中,让我们首先理解人类为什么要建立社会制度。

Bitcoin and the Promise of Independent Property Rights

A framework for skeptics, part 3,(怀疑论者的框架,第3部分)

在第二部分中,我们展示了 比特币 是一种新颖的社会和经济制度。但问题仍然存在:谁将使用它?在其他机构中是否有 比特币 的立身之所,如果有,它在哪里?还是像媒体想要你相信的那样: 比特币 只是PayPal和Visa的极其低效的竞争对手,甚至更糟?

为了将 比特币 放入其他机构的规划中,让我们首先理解人类为什么要建立社会制度。

人类无法实现规模化。当然,我们可以去学习,但我们无法像升级我们的计算机和机器中的硬盘驱动器和处理器一样,去升级我们的大脑构造和身体结构。事实上,自从我们作为狩猎采集者漫游地球以来,我们的身理机能基本保持不变。不同的是,我们却可以通过合作进行扩展。几乎所有科学突破,所有生产力和繁荣的增长,都可以追溯到我们相互合作的能力。

合作存在规模化问题

但由于我们的世界在根本上是不确定的,合作的实现并不容易。我们花费大量精力预测其他人如何对我们的行为做出反应,以及这些行为是否会对我们产生负面影响。

当我们无法可靠地预测他人的行为时,我们的生活就会陷入囚徒般的两难选择。我们应该与人合作去追捕难以征服的雄鹿,还是独自坚守一只一人足以捕杀的兔子?我们如何才能相信他最终不会用棍棒击打我们的头部并偷走雄鹿?人类“规模化”和繁荣之路是找到一种方法来打破这些囚徒困境并达成合作。

博弈论为我们提供了解决囚徒困境的两种方案。首先是将一次性游戏变成重复(或“迭代”)游戏。如果你和你潜在的狩猎伙伴明天再见面,你就更有可能有合作的表现,因为你们每个人都会担心对方的报复。但是,正如人类学家罗宾·邓巴(Robin Dunbar)所提出的那样,这种反复的社会互动或经验只能同时由有限的人群组成。

邓巴的数字是对可维系稳定社交关系的有限人数上限的一种建议性认知。它的支持者声称,大于此限制的数字通常需要更严格的规则、法律和强制规范来维持一个稳定、有凝聚力的群体。

通过机构合作

邓巴所暗示的第二条规则是“捆绑我们的双手”并限制自己可能采取的伤害他人的消极选择。一种方法是采用共同的道德规范并确保这些规范那个得到社会的广泛执行。但对于那些数量超过邓巴提出的有限人群组成的团体,我们就需要机构的帮助。

所有机构中最基本的机构是一种基于暴力的垄断。通过授权专业团队来专注于保护你的城镇,你就可以更轻松地参与生产性企业的作业,因为您不必再担心是否可以维护这些企业所生产的成果。建立强大而仁慈的暴力垄断也可以加强共同的道德准则,并将其明确为正式的法律体系。毕竟,如果有一个政党足够强大到可以制压任何个体,并确保没有人“超越法律”,那么这些法律规则就会变得更加可信。

在垄断暴力和法律制度的支持下,最重要的是机构:私有财产权。受国家保护的私有财产体系可以为你保障自己对财产的专有权,并根据你的需求来使用它们。研究发现,繁荣的实现与产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财产权

拥有明确且受到严格保护的产权是所有高等机构的基础:市场是买卖双方之间的匹配制度,它分化出专业化和劳动力分工,而资金使向生产者和消费者创造准确的价格信号成为可能。

我们需要垄断暴力才能建立法律体系,并且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建立产权制度的法律体系。我们需要产权来创建市场和公司,我们需要市场和公司才能形成资本主义。正是通过新机构的发明,每个机构都建立在现有机构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文明的进步。这是机构相互堆叠形成的一种简化图像。

通过简化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社会制度打破了囚徒困境,减少了我们对于会受人伤害的担忧。由此产生的相互之间可预测性的增加,使我们能够将信任扩展到陌生人,并使得能够超越邓巴提出的有限人群的上限。

比特币 机构

如果我们将 比特币 看作一个新颖的机构,它将能解锁哪些权利?让我们记住 比特币 社会契约的规则:任何人都可以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 比特币 网络(没有任何审查),只要拥有这笔钱,就可以花掉它(不存在被没收)。此外,没有中央政党可以提前增发更多钱并从其他方面窃取购买力(没有通货膨胀)。最后,任何人都可以在接受付款(没有假冒伪造)之前验证交易规则是否得到遵守。

那么这些规则是否经得起现实的考验? Eric D. Chason在他卓著的论文《 比特币 如何像财产法律一样运作》中指出,“中本聪创造了一种不依赖于国家、中央权威或传统法律框架而存在的财产形式。”

我将更进一步说明 比特币 网络,以及引申开来谈谈它的货币通证何以成为有史以来社会经济制度的财产权中最高级的形式。

产权新时代

这是 比特币 的关键创新:它将产权从法律体系和基于暴力的垄断形式中分离出来。我们第一次拥有不依赖地方当局管束和保护的财产。隐藏、防卫、分配、移动和验证的过程都很容易,所有这一切都准允你拥有至高无上的个人主权。

产权过去主要依赖于社会机构多个层级的堆叠,特别是暴力垄断和法律制度。如果此种机构层级的底部不稳定,那么你是无法拥有稳固的产权的。但由于 比特币 完全独立,它可以为世界上任何人带来最高水平的产权,无论其下层机构、政府组织或法律系统的质量如何。

比特币 解锁了不同的价值维度。就像船舶解锁了水上运输和飞机实现了空中运输一样, 比特币 作为第一个与生俱来的数字资产,解锁了一个全新的交替分层来存储和转移价值。 比特币 获取的所有货币属性是一种仅存于数字世界中的能力。它不能像实物资产那样会在物理空间中受到攻击。

这种影响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显露出来,但我们已经可以推测出 比特币 可能对以下人群来说非常有用:

生活在财产权益薄弱地方的人;

任何受到现有金融体系歧视的人生活在货币疲软、通货膨胀风险高地方的人;

任何想要存储或转移有意义的价值额度的人(最高的价值有最高的安全性需求);

使用 比特币 使这些人能够更有效地合作,提高他们的生产力,从而实现他们的繁荣。 比特币 使他们能够积蓄未来,去建立可用于投资更具生产力的企业的资本,让他们与世界各地的人们一起参与全球贸易。

通过竞争取得进展

比特币 也可以使那些从不使用它的人受益。作为防止央行错误决策的对冲手段,它使全球金融体系更具弹性。讽刺的是,它还可以改善世界各地的货币和财产制度。是吗?是的,这就是竞争对市场的影响。如果你是苹果公司的客户,你将从三星发布新手机中受益,因为它迫使苹果公司提高其产品质量以保持竞争力。

因此,我们可以见证货币和财产制度发生质的改善,因为 比特币 打开了竞争的大门并创造了一个市场。这也塑造了我们对 比特币 理解:它的竞争对手不是VISA或PayPal。它与地方政府、法律系统和产权制度这些现有机构基本层级的竞争 - - 而不是与那些地位在其之上的支付系统的竞争。

文明通过合作实现扩展,但陌生人之间的合作在根本上很难实现。社会机构可以解决这个陌生人之间的囚徒困境,并允许我们进行更大规模的合作。在社会层级的最底层,我们需要一个稳定和善意的暴力垄断来执行法律制度的种种规则以及建立财产权。到目前为止,在地方政府权力薄弱的地方不可能拥有强健的财产权。 比特币 不以任何形式依赖现有系统,无论我们是谁,我们都可以为自己提供最高级别的产权。

本文由财经网-链上财经翻译自Medium,

作者:Su Zhu and Hasu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