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维权事件揭露出的几个区块链真相

近日,一份维权白皮书成了币圈焦点。


白皮书中,亦来云(Elastos)的投资人列出了对项目方的八项声讨,且每一项声讨都给出了充分的事实支撑。这些声讨包括:


1.私募拉小群事件;

2.出尔反尔,随意更改私募兑换比例!承诺无公募,后又单方面在国外推行公募;

3.创始人释放利好,群内喊单接盘,自己高位套现;

4.违背白皮书精神,单方面将1600万空投代币变更为投资生态;

5.无节制向市场释放ELA,投资的生态项目却自曝高位砸盘套现黑幕;

6.言而无信!单方面推翻锁仓投资人拥有的项目共治权,另建共治筹委会;

7.以各种借口推诿,拒绝公开资金使用细节、生态投资钱包地址、金额数量;

8.创始人陈榕搞一言堂,单方面将天使份额提前解锁;出尔反尔,无视中小投资人利益。


10月26日晚和10月29日晚,亦来云创始人陈榕分别在亦来云中国社区以及亦来云官方公众号对此作出回应。在回应中,陈榕表示:并未承诺给万币(持有ELA超过1万个)投资人参与亦来云基金会工作的权利;确实有小群的事儿,但没有给小群私募额度;个人从来没有卖过币,包括韩锋、吴忌寒等天使阶段的币都是锁定的……


陈榕的发声并没有平复投资人的怒火。“这个回应可以概括为避重就轻,拒不担责。”一位投资人愤怒地表示。


亦来云曾是 币圈 明星项目,致力于打造一个“ 区块链 操作系统”。创始人陈榕有多年操作系统研发经历,曾在微软就职,2000年回国创业。2017年5月,陈榕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策划成立亦来云基金会,支持亦来云—— 区块 链 驱动的互联网项目。


从当初的 币圈 明星到煞星,亦来云在2018年可谓是坐了过山车。代币ELA价格一路向下,从最初的800元高价到现在不足40元,市值缩水超过95%以上。币价下跌,坏消息接踵而至,投资人对亦来云的信任也被一点点瓦解。


区块 链 Truth(ID:chaintruth)调查发现,亦来云的争议似乎是整个行业的缩影。未能达成的协议、不够公开的账务、不能落地的技术,一起揭露了浮躁 币圈 的真相。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 区块 链 Truth,“如果陈榕这样的精英人士、亦来云这样的明星项目都是骗局、都要跑路,那么 币圈 99%的项目都经不起任何挑战。”


以下是关于亦来云的几点核心争议:


社区共治是幻想


2017年12月29日,亦来云官方发布的锁仓计划公告中称锁仓总额超过1万个ELA的投资人将被正式邀请加入亦来云社区委员会,且锁仓投资人将拥有亦来云重大事项决策投票权,其投票权重和锁仓代币成正比。

随后,万币(持有ELA一万枚以上的投资人)持有者被拉入了一个微信群(以下简称万币群)。万币投资者马某对 区块 链 Truth表示,这些投资人大概持有60—70万ELA,锁仓万币的人在30—40人之间,因为不少人不止锁了一万个,按照当时私募价格500元计算,万币群的投资规模超过3亿元。


投资人心心念念想要参与社区治理,但后来他们却发现万币群似乎只是一个空壳子。在维权白皮书中,投资人称,拉群后的一年里,他们没有享有过任何共治权或是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2018年8月,亦来云年会上,项目方宣布成立一个名为Cyber Republic(简称CRC)的社区共治筹委会,却并没有提到之前的万币锁仓共治会。


CRC的成员也让投资人不满。他们分别是原亦来云基金会理事苏翼鹏、亦来云营销负责人李斐Fay、亦来云海外开发者社区负责人张戈、亦来云首席架构师助理朱凤,“就是陈榕的原班下属”。


在投资人看来,这些社区共治筹委会的成员没有代表投资者社区的资格。


今年9月,亦来云万币锁仓群中有投资人针对此事多次要求官方给说法,社区成员在2次线上交流会上也直接提出要求恢复万币锁仓群的权力,但两次沟通均未果。


据投资人表示,第一次线上会议时间安排在9月14日下午1点开始,“项目方代表苏翼鹏被问得不知道怎么回复了,只能说那是基金会的事儿,苏翼鹏现在代表的是CRC”。


第二次,陈榕和韩锋直接面对社区,会议时间安排在工作日晚上6点30,正好是下班回家的时间。但是社区所有人都被禁言了,只能官方自己发言。“自己肯定了下这些时间来的成绩。然后,大家举手由官方指定人来提问。每人2分钟,没说完就关闭麦克风,问题多了就说前面几个问题没记下来我针对后面一个问题回答。”


在投资者看来,这种交流,没诚意,没意义。


10月26日,伴随着《曝光!亦来云之维权白皮书》的流出,事态进一步发酵。于是,10月26日和10月29日,陈榕公开回应了投资者的质疑。他表示:


1.投资者可以在项目开发和生态发展享有发言权,亦来云有意邀请这些超过万币的持有者加入并有权参加选举。

2.加入万币群并不意味着他们自动都会是未来社区共治的委员会成员,亦来云并未承诺所有投资者都将在生态发展基金或社区共治委员会上获得一席之地,且社区共治委员会成员必须在全社区民主选举产生。

3.社区治理的许多其他细节必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和形成,具体取决于哪些想法最符合项目、社区和生态系统的利益。

4.亦来云万币锁仓群,参与社区治理,但不参与亦来云基金会工作。社区共治筹委会与万币群并不矛盾,都在做社区,统一叫做Cyber Republic。


这样的回应并没有平复投资人的怒火。“这个回应可以概括为避重就轻,拒不担责。”一位投资人表示。投资人王某对 区块 链 Truth称,如果CRC真的是代表社区,为什么国内社区这么大的意见,没见到CRC站出来发言呢?反而是陈榕自说自话。


10月24日,亦来云突然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亦来云创始人陈榕致社区一封信”,宣布天使锁定计划提前结束,按照本来的计划,锁仓将于2019年1月结束。而这一系列行为,万币群此前并不得知。


这一动作引起了万币持有者的反抗。“之前有成员反应情况,在群内说出想左的意见,便会被踢出群。”投资人徐某对 区块 链 Truth表示。


陈榕本人似乎也并不看好社区共治。在昨晚的回应中,他表示,一旦社区共治委员会被构想并同意成为一个亦来云基金会无法控制的民主生态系统,这种只允许拥有持有1万ELA以上或具有同等投票权的投资者成为代表的观点似乎并不是最好的主张。


此外,在一份公开截图中,陈榕公开表示:在群里听到一些吵闹,强烈建议千万不要妥协,给一群乌合之众解释是无用的,这也是我不看好社区共治的原理。


在投资人们看来,眼下亦来云出尔反尔,已经成为了陈榕的一言堂。若真如投资人所言,打着去中心化幌子的亦来云已然有一个最大的中心,社区共治显然成为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技术构想或难落地


仅从团队背景来看,亦来云无疑是明星项目。


创始人陈榕,18年操作系统开发经验,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后在美国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取得硕士学位。


联合创始人韩锋,比特币基金会终生成员,清华大学博士生,曾任清华大学十五规划重点课题“基于网络(大数据)的创新人才评价和选拔”项目负责人,美国甲骨文教育基金会中国合伙人。


或许,也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亦来云一出,便受到 币圈 诸多大佬追捧。亦来云获得了吴忌寒、达鸿飞、火币网李林的天使轮投资,同时亦来云和NEO、比特大陆都达成了合作。


这样光鲜的背景和 币圈 其他不入流的团队相比自然吸引了不少投资人的眼球。即便在币价开始下跌的时候,依然有人买入。这些人相信团队的实力,“我从二级市场56美元入的,买了几千个”,投资人林某 区块 链 Truth表示。如今,他已经赔了100万元。


眼下,亦来云实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


首先是徐继哲和袁询的先后离开。前者长期从事自由软件相关的开发工作,后者在亦来云担任 区块 链 工程师。


在维权群里,也有接近亦来云的人曾提出了对亦来云技术实力的质疑:


1.亦来云是一个基于Linux的平台,代码是从 NEO 借的,并非是一个操作系统,它们的操作系统是基于Android的。

2.Elastos自称已经有几千万行代码了。实际,它们是把Linux的代码行数算进来了。“陈榕跟我单独讨论时候,他都只说四百万行,对外面说几千万行。”

3.由Elastos所谓的架构创新,在Elastos上开发App的成本会比Android高好几倍。陈榕把开发环境紧紧地跟一个自定义的、被更改的GCC的C++编译器绑定了。

4.Elastos的生态理想完全不人性。它们是想要让操作系统控制所有文件类型,程序中要是需要一个没有提前跟操作系统注册而批准的文件类型,就运行不了。


同时,对于亦来云开发实力,他补充了一个细节。他表示,亦来云项目开发一个钱包部件,雇了十几个程序员,花了四个月。最后两个月,程序员被安置到某个省,封闭到一个酒店里,做完前,不能离开。

亦来云的早期技术


在投资人徐某看来,根据官方披露的信息来看,亦来云人数很少,不足以支撑像亦来云这种操作系统级别的项目。“6个模块,24位工程师,要负责开发、测试、运维。”


但依然有投资人相信亦来云的技术实力,认为亦来云的技术方案仅此一家,不可能COPY。而创始人陈榕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同时,团队里有许多顶尖工程师,比如负责Cyber Republic项目开发的CTO是ihealth的前CTO;负责亦来云数字资产服务的是前MSN中国地区CTO、爱康国兵CTO等等。这让他觉得亦来云是一个很有发展前景的项目。


但更多人不以为然。投资人徐某对 区块 链 Truth表示,亦来云多次延期完成白皮书或者官网roadmap设定的目标,可以说明技术实力存在短板。


一位接近上汽的人对 区块 链 Truth表示,亦来云不可能落地,以前鼓吹和上汽集团合作,其实是跟 区块 链 没一点关系的一个很小的项目,此后跟上汽再无联系。同时,因为虚假宣传上汽涉足 区块 链 ,被上汽集团投诉,相关文章全部删稿,不然亦来云会被起诉。


也有投资人坦言,目前看来亦来云的应用只有机顶盒,机顶盒里面只是部署了一个去中心化点对点即P2P应用。


这样一来,技术落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无疑让正在寒冬的 区块 链 行业雪上加霜,既然技术无法落地,那么行业便不可能有真正的明天。


谁在套现,谁在买单


今年7月,亦来云公布年度财报(2017年7月—2018年6月)。财报显示,过去一年亦来云共支出927个BTC。但在投资人看来,这样的财报支出太离谱了。


从官网披露的信息来看,团队只有52个人,当然不排除亦来云在国外有大量团队。但多位投资人并不相信亦来云有大量的海外团队,他们表示,“亦来云有一点牛逼的地方就会立即公布,这是他们的行事作风。”一位看好亦来云的投资者表示,开发人数绝对不止20多人,加上国际的开源工程师,100人是有的。


倘若没有海外团队,52个人又如何花费近927个 BTC 呢?是否存在腐败的情况呢?


同时,财报显示,除了 BTC 的支出之外,另外还有高达100万个ELA的支出。按照当时的币价,相当于除了融资获得 BTC 的资金,官方又额外从二级市场中提现了近3个亿。


对于财报中的种种问题,项目方并没有回应。

亦来云给出的官方回复


此外,亦来云合作的生态项目也频繁出问题。


据投资人张某表示,今年泰国年会上,快牙联合创始人亲口讲述了他们把亦来云生态投资的币套现。据悉,快牙今年3月和亦来云达成战略合作,并获得了亦来云基金会约15万个ELA币(具体数目官方未公开)。


但快牙的官网上并没有宣布亦来云基金会的战略投资,而是将布亦来云的2位创始人陈榕和韩锋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罗列在其官网上。亦来云团队其他成员也有不少参与其中。


随后,快牙在ELA币价为40多美金的时候进行大量抛售,套现几千万元。投资人马某表示,联合创始人在讲述此事时颇有一种炫耀的感觉,当时,亦来云团队成员程豪,以及几位社区成员代表皆在现场,且首席架构师苏翼鹏在视频语音的时候承认过套现一事。


投资人要求公开快牙地址,但项目方以涉及商业保密协议而拒绝向社区公开其当时的投资数量、钱包地址、套现时间等数据。


对此,陈榕表示,快牙的代表确实承认出售了一些应被锁定的ELA,我们对此事件进行了审核,发现他们确实卖出并获得了一些利润,他们所获得的利润不到目前社区中流传数额的10%。


另一个让投资人质疑的点是,按照最初的白皮书规定,亦来云总共发行了3300万个ELA,其中1650万个回馈 比特币 社区,500万个给天使投资人,800万个给私募投资人,350万个留给亦来云基金会。


今年,以前的规定突然成了白纸。2018年2月亦来云火币交易所上线后,1650万的回馈计划就此消失。其中,50万通过火币交易所空投出,剩下1600万个ELA将用于亦来云生态建设。


如此一来,项目方手中持有至少1950万个代币,这就使得原本通过空投可以极其分散的筹码,变得高度集中。


回顾亦来云的整个融资过程,经过天使轮,私募轮,ICO轮次,共募集近9000个 BTC ,即便按照如今的币价算也有3.5个亿。

亦来云募资情况


如此庞大的资金团队,却没有明确的监督和监管,这些资金落入了哪里?多位投资人对 区块 链 Truth表示,他们认为联合创始人韩锋曾在高位套现近亿元。


而财报中多出的100万个ELA又作何解释?对于生态项目仅一句,办事有疏忽?在亦来云这个巨大的黑匣子里,掌握着如此巨大资金的项目方,是否存在腐败、利益输送等问题无人得知。


但若一切真的存在,投资人则成为了“大方”的买单者。无论是高位套现,收割投资者,还是随意改变规则,使用融资资金,这一切在没有规则的 币圈 几乎成为了常态。


此刻,这些投资人似乎对亦来云还存有希望。“维权是另外一件事,不妨碍我加仓。”有投资者表示,他正打着抄底的算盘期待着币价起来的一天。


一位万币持有者表示,他希望团队正视出现的问题,做错了事要承认并改正。他们想要社区共治,虽然心里已经知道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但依然期待奇迹的出现。


奇迹真的会出现么?最新的消息是, 区块 链 Truth前往亦来云官网给出的办公地址探访。在中关村智造大厦三层,并没有发现北京亦来云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科泰华捷科技有限公司的牌子。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