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双花问题 比特币为我们带来了什么?

我还记得第一次读到比特币白皮书时候的情景,当时中本聪发布白皮书也只过了几个星期。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这句话:“我们(we)在此提出一种解决方案,使现金系统在点对点的环境下运行,并防止双重支付问题。该网络通过随机散列(hashing)对全部交易加上时间戳(timestamps),将它们合并入一个不断延伸的基于随机散列的工作量证明(proof-of-work)的链条作为交易记录……”


很显然,当时我的想法是:“这不可能是真的。他怎么可能在点对点的环境下解决双花问题呢?”

在 中本聪 的白皮书问世之前,双花问题一直都是数字货币交易的致命弱点——数字系统无法在不存在中介的情况下证明两个或以上的交易参与者没有花费同一笔 数字货币 。尽管支付技术和服务得到了不断的提升(DigiCash等技术都可以说是 比特币 的“祖先”),所有基于互联网的交易依然离不开银行、政府以及信用卡公司等可信的第三方。


信任是信用卡、自动化交易所、银行电汇等传统支付方式的一部分,但第三方的参与会带来摩擦,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成本。这些支付方案都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法币是一种以纸币为基础的不记名票据,只能在现实世界中进行面对面的交易。这一点是在纸币不能被复制的前提下才能行得通的,当然,纸币是可以被复制的。


在数字世界中解决双花问题能够在全球范围内驱动几乎即时的商业活动,同时不需要考虑是否能够获取银行服务,也不必担心货币面额和地理问题。


我认为 比特币 的成功之处在于这是一个在正确的时间出现的一个正确的概念。 比特币 诞生于2008年经济危机以及随后的911事件时期,当时银行监管面临着巨变。


结果就是,对于那些“被困在”现金经济中的人来说,银行的准入门槛变得越来越高——其中包括转账、支票和借记卡服务。获得信贷也变得越来越困难,成本越来越高。这一趋势绝对影响了消费者,而且为零售银行和金融创新带来了更大的阻碍。


比特币 白皮书发布的时候,我刚刚开了一家公司,致力于全球移动银行领域。这家公司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协调不同银行和监管需求之间的关系。这些需求最终成为了阻碍公司发展的“绊脚石”。


因此,在这种环境下,双花问题的解决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技术领域,在这里可以设计和部署一个全新的金融实验。 比特币 的动人之处在于其基于开源的计算机代码,不受任何人控制。你可以在全球范围内访问这个网络,只要有网络连接你就能参与这种新经济。


在 比特币 的创世区块里, 中本聪 就已经讽刺过银行的紧急救助。历史留下了线索,不了解历史的人总是会重蹈覆辙。


一个全新的经济体系


双花问题的解决不仅仅是计算机科学领域的一个里程碑。 比特币 才刚刚满10岁,但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无需许可的分布式经济带来的深远影响。


现阶段,很显然, 比特币 不仅仅是现有经济体系的一个新特点,基于一些完全不同的原则,其还启动了一种全新的经济。


移除了对中心化中介的需求, 比特币 为一种全新的银行架构打下了基础。其架构是非常安全的。它以协议的形式存在,允许其他协议层、app以及服务使用这种基础协议。


比特币 服务商的诞生就印证了这一点,比如闪电网络、Abra和LocalBitcoins等。


如今,搭建 比特币 服务的公司有交易所,其能够实现传统系统和加密系统之间的价值转移。也有一些新公司通过 比特币 来重构信贷,数字身份也是一个热门应用。


可编程的货币


一想到这一切因 比特币 成为了可能就让人十分激动。 比特币 赋予了我们创造未来的能力,这种未来是基于健全且可编程货币的。


未来, 比特币 将让所有金融创新成为可能,例如无国界且低成本的资金转移。


比特币 的可编程特点最重要的部分在于,消费者和投资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用 比特币 。就像今天的互联网用户一样,他们不知道什么是TCP/IP,但他们依然可以在Youtube上看视频。相信在未来, 比特币 用户也能有这样看不见摸不着的无缝体验。


双花问题的解决帮助互联网向开放信息网络迈出了重要的一步。移除了可信的第三方, 比特币 成为了经济自由的终极武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