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读的美元稳定币:真正对手不是新兴国家 而是比特币

实际上这些言论是对于美元稳定币的误读,没有分清“稳定币”和“国家法定数字货币”的界限,过分夸大了美元稳定币的效果。美元稳定币的真正对手,不是新兴国家的法定货币,而是比特币和其他价格锚定各国货币的加密货币

两大美元稳定币横空出世,将在土耳其等这类以货币避险为主要目的的 加密货币 市场中率先对 比特币 产生冲击。

2018年9月10日,美国纽约金融服务部(NYDFS)同时批准了两种基于以太坊发行的稳定币。这一消息在行业内引起了震动,不少人解读为美国此举动“将摧毁全球金融体系”,“降维打击新兴国家”。

实际上,这些言论是对于美元稳定币的误读,没有分清“稳定币”和“国家法定 数字货币 ”的界限,过分夸大了美元稳定币的效果。美元稳定币的真正对手,不是新兴国家的法定货币,而是 比特币 和其他价格锚定各国货币的 加密货币 。

稳定币不是法定 数字货币

本次纽约金融服务部批准的两种 加密货币 分别是 Gemini 公司发行的稳定币Gemini Dollar(GUSD),与Paxos公司发行的稳定币Paxos Standard (PSD)。每个代币价格1:1锚定美元,相当于你购买1个GUSD就等于等值拥有1美元。

官方认证加上与美元价格挂钩,这两种特质导致有一大批人将美元稳定币和美国法定 数字货币 产生混淆。一些人误以为GUSD和PSD即为美国政府批准发行的数字美元。事实上,这是对美元稳定币的严重误读。

稳定币和法定 数字货币 最大不同在于,任何一个公司或机构只要具备技术均可以发行稳定币,而法定 数字货币 只能由一国的中央银行或者其授权发行机构予以发行。

以中国为例,中国的法定 数字货币 发行主体即为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央行从2014年开始研究法定 数字货币 ,目前已经申请了22项专利。人民币 数字货币 本身即为法定货币,同时也是支付工具,1:1兑换人民币。

另一种形式则是央行把 数字货币 发行权下放给几家授权机构,央行只负责资产管理和不动管控。英国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2015年英格兰银行设计了中心化 数字货币 框架RSCoin,中央银行控制货币发行,依靠分布式机构Mintettes解决数字的双花问题。在发行上采取分层机构,央行把压力分摊到不同机构去做货币发行。就像港币一样,官方授权机构发行几种货币都是法币,可以互联互通。

GUSD和PSD是由Gemini 公司和Paxos公司发行,这两家公司仅为普通的 加密货币 公司,并非政府授权的货币发行机构。同时这两种 加密货币 也只通过了纽约金融服务部的监管审批。

纽约金融服务部是美国纽约州的金融监管机构,其监管态度只能代表美国地方监管机构的一种态度风向,并不能理解为是美国政府官方认可的 数字货币 。纽约金融服务部长期对 加密货币 监管持开放态度,在美国各州处于前列。早在2015年,其便发布了全美首例 加密货币 监管框架“BitLicense”。纽约金融服务部还会跟美国财政部的监管态度产生冲突。例如在今年8月,其就曾在官方网站发表声明,表示“强烈反对”美国财政部最近支持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沙箱。

此外,1:1锚定法币价格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 加密货币 市场上,早有对标美元价格的 加密货币 存在多年。2014 年Bitfinex 的首席战略官 Philip Potter 和财务总监 Giancarlo Devasini 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了 Tether 公司,发行了 1:1 锚定美元的稳定 数字货币 USDT。

美元稳定币鼻祖USDT在诞生后的几年时间内一直不怎么受市场待见。直到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政府在国内禁止数字资产虚拟货币交易,同时关闭了交易所的法币交易通道。一大批投资者转而只能选择场外交易(OTC)将法币兑换成 加密货币 ,再在交易所上进行币币交易。直到这时,号称与美元等值(1:1)的USDT成为兑换中转的必要手段——人们首先用1:1的价格购买USDT,再通过它进行其他 加密货币 的买卖。USDT的市场交易量也因此飙升。

综上,此次引起行业关注的两种美元稳定币并非新鲜事物,不过是与USDT同类型的一种 加密货币 。其进步之处在于,监管上得到了美国纽约州金融监管机构的合法性授权。

USDT的市场交易量变化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真正对手是 比特币

在各种报道中,有一句话被多次引用:这两种美元稳定币“旨在提供法币的稳定性,以及 加密货币 的速度和无国界性质。”——这三个特征是美元稳定币为什么能够被市场接受并大规模流行的原因所在,也是寻找到其诞生后将真正威胁到的对手的关键。

要找到美元稳定币的对手,需要回归到货币的最底层作用开始推断。如果将美元稳定币看作货币,若所有货币能在市场中起到同种作用,满足人们的同种需求,那么他们之间将相互替代,也将与对方产生直接竞争。?

货币存在的意义是减少交易损耗 ,减少人们因交易而生的额外劳务和商品成本。一个可以佐证的极端例子是国民党执政时期的金圆券。据经济学家张五常回忆,1948年他还是孩童时曾经在一天早上用好不容易积蓄的6港元换了1元金圆券,到了晚上黑市汇率却倒过来,变成6元金圆券才能换1港元。1949年金圆券大幅飞速贬值,他的父亲拿着一张金圆券细看后流下泪来,说:“印刷与纸张的价格是高于面值呀!”

问题在于,为什么人们在金圆券如此飞快贬值,被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时候还要选择使用它?就算没有其他货币替代,为什么人们不干脆抛弃货币,选择回到以物易物的状态?除了惯性因素之外,想必还是因为放弃货币要比货币迅速贬值让人们损失更大。在没有货币存在的交易状态中,人们只能以物易物,为了达成交易付出的时间、精力和丧失的机会成本实在太大。这就是货币的存在意义。

看清了这一点,就能拨云见日,找出美元稳定币的真正对手。在一个市场上流通的任何货币——法币,美元稳定币, 比特币 等,哪个更能减少交易损耗,则更能有机会胜出,成为市场上大规模流通的主流货币。

Statista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拥有 加密货币 最多的国家排名中,土耳其和罗马尼亚名列第一名和第二名,各有18%和12%的受访民众表示自己拥有 加密货币 。而这两个国家都是本国财政陷入危机,法币动荡甚至大幅贬值的国家代表。2018年8月12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暴跌17%,跟年初相比累计跌幅已高达近40%。罗马尼亚近年政治社会动荡加剧,陷入贸易赤字危机。2018年1-7月,罗马尼亚贸易赤字高达75.8亿欧元,同比增长11%。2017年全年罗马尼亚列伊对欧元的贬值幅度达3%,2018年该指标将继续恶化。

在这些国家的例子中,美元和 比特币 都成为了民众逃离本国法币贬值,用以避险的替代货币或资产。相比于美元, 比特币 作为 加密货币 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的特点,不需要第三方结算中介机构,能快速在全球自由流动。因此在这些国家中,民众兑换美元有可能受到外汇政策管制,而兑换 比特币 则便捷自由得多。这也是 比特币 能在这些国家占据较大比例市场流通量的重要原因。

但 比特币 也有其缺点,在于币值变动幅度太大。这让它更像一种资产、股票,而非货币。如果有一种货币,能够既拥有 比特币 在技术上的核心优势——速度、无国界,又能够拥有 比特币 所缺乏的币值稳定这一优点,那么其在这些国家中取代 比特币 的可能性将大大提高。

比特币 的市场主导地位在今年发生了剧烈变化。2018年1月13号, 比特币 的加密货市场份额占比跌到了历史最低点32.45%,而2017年其市场份额占比一度高达66%。尽管随后因为熊市影响, 加密货币 市场投资趋于保守, 比特币 的市场份额又逐步回复到超过50%。但业界普遍认为, 比特币 逐渐从 加密货币 的唯一主导地位退场将是未来趋势。

速度、无国界、币值稳定,这3点正是稳定币所具有的优势。同时,纽约金融服务部赋予的合法性更能起到加成作用,让民众对稳定币的信任程度大大提高。所有这些因素都在增加稳定币相对与 比特币 的竞争优势。因此,GUSD和PSD两大美元稳定币横空出世,最直接的后果很可能将是在土耳其等这类以货币避险为主要目的的 加密货币 市场中率先对 比特币 产生冲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