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印的火币 命运或在未来一个月内被决定


9月12日,火币集团宣布通过全资子公司 Huobi Japan Holding Ltd 购得其全资拥有的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 BitTrade 的「大多数」股份,火币日本从True Joyful Limited, BVI手中购入100%股权,将持有该公司全部受益人权益。据报道,True Joyful Limited的股权结构为FXTF Asset Investment Private Ltd.持75%股权,FX Trade Financial持股25%。

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所BitTrade的多数股权,该交易所是日本国内仅有的16家受监管 虚拟货币 交易所之一。

看看火币这段时间的各种攻击战,就能明白这块交易牌照有多稀有紧缺以及来之不易。

火币的艰难日本攻坚战

日本成了 虚拟货币 交易行业的必争之地,也可以说是象征意义非凡的战场。从去年九四开始,国内各大 区块链 创业公司就千方百计想进驻日本,链得得驻日研究员在之前的文章中也分析过目前创企在日本的极大操作方式,疯狂申请、买卖牌照、技术资本入股、壳资源置换等,折戟无数。

不仅中资创企,美英、新加坡等平台也都相继折戟,6月27日,日本再次逼退国际极大交易所的入侵。

火币攻打日本市场其实是十分艰难的。去年年底,火币就曾试合作曲线拿牌照的方式,通过与拿到金融厅交易牌照的SBI系合作。去年12月7日SBI控股也发布公告,正式宣布与火币达成资本和业务的合作。

然而1月27日的Coincheck事件,按下了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市场暂停键。火币也没有幸免,金融厅监管和前后6轮的检查,让各大平台提心吊胆,SBI在3月为了自保,也切断了与火币的合作。

随后,各大国外平台在日本的活动明显低调了很多,但只有火币还坚持在日本举办各类研讨会。然而,日本金融厅谨慎的监测到这个国际上交易量排名前五的平台,并在6月27日,逼得火币宣布撤出日本。7月2日,火币日本网页下线,推特和脸书上火币的日文宣传也删除了。

但是7月27日,火币CEO李林也在链得得《无眠吐槽大会》上对火币的全球战略部署进行了解释,表示本年度争取打进日本合法经营。其实当时,应该是火币在日本收购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李林才敢强调在日本合法经营。

火币也是坚持在日本留下团队的平台,火币日本CEO陈海腾3月份就在链得得的追问之下表示,准备在日本深耕8年。他也一直在日本金融厅、其他交易所和创企中间周旋,积极举办活动以扩大火币在日本的影响力和树立品牌形象。这也是李林一直强调的,一定要有本地团队。

火币最终做到了,我们需要给与极大的肯定。但是,火币其实是受各方遏制了的。

官宣购买理由令人生疑

BitTrade 官方公告表示,“BitTrade 引入火币集团资本,主要是引入安全体系,内部控制(治理体系)和合规体系”。

但是事实是不是这样,我们有待商榷。因为上文中提到的火币与SBI合作终止事件中,SBI为了自保挥刀砍掉外援技术。SBI的官网在解释取消合作的原因时表示,SBI Holdings需要一个具有更高安全级别,并且能够满足日本国内和海外监管要求的系统。根据相关声明,SBI Holdings因此计划使用SBI Group自己的资源,来构建一个安全性和处理能力更强的系统。

而且,双方并不是完全的合作关系,而是火币购买了BitTrade的过半股份,也就是75%股份,BitTrade目前另一个股东FX Trade与 虚拟货币 交易业务完全不沾边,真的不如说钱给到位了。

被封印的火币,在交易所业务上空间掣肘

在链得得App驻日研究员之前的文章中也提到过,日本金融厅一手操控日本币圈,对链圈也是采取资源分配的集约化发展。

火币的主营业务为 虚拟货币 交易,火币的上币流程为平台操控,火币进入日本以后,运营持牌交易所BitTrade,首先就面临着币种限制,BitTrade经过审核的是有比特币比特现金、瑞波、以太坊莱特币以及莫娜币6种主流币种。而日本交易所的币种上币标准,有400多项审查维度,金融厅在上币中也本着“宁可错杀三千,不可错放一个的原则”。

除了 虚拟货币 交易主力业务无法发挥,用户信任和获取方面也是不容乐观的。

用户基础与信任是首要

虽然BitTrade的交易量尚未披露,但是从历史数据来看,这个交易所至少是在日本16大交易所中排不上名次的。所以,从原始用户基础来说,火币其实是败了的。

再看看用户拓展,火币有着国际前5交易量大平台的金闪闪的牌子,无疑这次收购,又增加了其知名度。但是日本投资者用户承不承认才是最大的障碍。

但是前景堪忧。以支付宝为例,即使有孙正义站台,支付宝还是没有在日本形成气候,3年了也没有打下移动支付应该有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因为涉及到无数的资金流动和巨大的消费者信息,不要说是政府,就是日本的普通用户,也是不会轻易把心放在支付宝或者Applepay上。他们宁愿自己做,2016年为了抵制支付宝的入侵,日本7大银行联合集资开发自己的移动支付平台并发行JCoin(因为开发很慢被戏称为J家币),虽然现在普及率不高,但是对于谨慎的日本用户来说,把钱和自己的交易信息放在本国银行中,比放在中国的支付宝平台上要舒心得多。

同样,在 虚拟货币 交易市场也一样,日本用户的信任问题将是一大挑战。

同行业竞争排挤可能更赤裸裸

派系斗争和年功序列始终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日本的畔脚石,饱受国内诟病,更是外资打进日本最大的壁垒,看日本官方自治组织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者协会就大概明白。

协会会长是MoneyPartner交易所、外汇金融服务业位高权重,也是年纪较长的奥山泰全,但是其旗下MoneyPartner 虚拟货币 交易所目前并没有实际交易量。bitFlyer的CEO加纳裕三也是东大派精英,一直是产经省和金融厅联合举办的《日本Fintech研讨会》的座上宾。

日本最擅长的是差异化竞争也给火币提出难题。就像日本的几大零售超市一样,锚定的顾客在收入水平上几乎不会重叠。在 虚拟货币 业务中,几大交易所也是差异化竞争。

比如bitFlyer,主攻英美全球市场,目前在日本市场表现连续下滑,而QUOINE主要在新加坡,主打ICO;GMO主攻挖矿矿机,bitbank跟在GMO后面喝汤就行;SBI依托自身资源主要服务于金融银行系统,但投资是其强项;Bitocean主打ATM开发;MoneyPartner可以专注于外汇,他们只需要有奥山泰全会长这个象征性人物就行。

不靠交易市场的火币,准备如何使用好这块牌照?关键这还不由火币的战略布局决定,还捏在日本金融厅和上文提到的官方自治协会手中。

用户、交易所业务的壁垒并不是火币们最大的挑战,而且火币的想象力估计也并不放在交易业务。但对于日本市场来说,舶来品的最大问题,也是目前 区块 链 创企面临的最大问题,那就是监管。

硬方面监管都会更严苛

首先从日本金融厅方面来说,这16家交易所的6轮查抄,可以说是鸡飞狗跳,监管之严格自不必说。在面临国际性洗钱风险和用户信息方面,日本政府更是慎之又慎,将近8个月,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市场一片死寂,新牌照发放一缓再缓,连币种审核都被牢牢把握在金融厅手里。

而且, 虚拟货币 这一巨大的市场,日本是不可能拱手让人的,甚至很难与外资平台分一杯羹,多少平台折戟日本,就表明日本政府有多重视这块蛋糕。未来BitTrade的一举一动,肯定都有金融厅的严密监视。

可怕的并不是这些硬监管政策,而是行业自治组织最近的权利扩张。第5次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业研讨会上周举行,会长奥山泰全向金融厅讨要2大权力,准备掣肘整个 区块 链 创企。

1、一是币种审核的初筛权,这个前文有提到,除了上币手续麻烦,每一个交易所上币是分开审核,分开批准的,并不是单一币种同一审核标准。

2、二是业务扩张权,但这个可能成为火币翻盘的机会,后文会有分析。

3、火币需要注意的是第三个权力,协会会员内部处决权,相当于给火币套上“紧箍咒”。

软监管可能是傀儡杀手

16大持牌合法交易所,也是该协会正会员之间关系错综复杂,内部抱团及其明显。除了有母公司撑腰的几个大平台,交易所本身的裙带关系也很复杂。

bitFlyer的股东,包括三井住友银行、穗惠银行,三菱UFJ、SBI以及GMO,虽然Zaif主要是CEO朝山贵生的股份,但是投资方也有MoenyPartner的身影。链得得驻日研究员也曾报道过,bitbank的创始人,是GMO的战略部负责人广末纪之,目前与奥山泰全、加纳裕三、SBI交易所北尾吉孝以及GMO交易所的石村富隆5个人,一起成为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者协会理事。

而目前占据日本交易量榜首的QUOINE,根基设在新加坡,即是有成绩,有技术,也连边都摸不到。

此次研讨会会长提到的处决权,完全掌握在协会理事,也就是资源充足的那5家,其他平台甚至后加入的预备会员平台只能马首是瞻。

近期就不断有传言流出,日本金融厅想趁着这次金融厅改组之际,借自治协会之手处理BitTrade等平台,虽然没有确切消息,但是火币仍旧需要注意。

留给火币的空间仍然无垠

也不应该完全悲观的看待,体量上看,日本国内的几大交易所的全球化进程,远远无法与海外前10家中的任何一家抗衡,目前火币在新加坡、越南、韩国、美国、澳洲、英国、加拿大、巴西等都拿下合法交易所牌照或建立合规团队。

所以如果火币得到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业协会的肯定,以后火币的市场将是前所未有的宽广。这些需要看火币日本的品牌形象维持、火币集团的指导和援助力度了。

火币用最艰难的方式打进日本,即使在老本行 虚拟货币 交易上优势可能无法凸显,但是如果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业者协会如愿,在金融厅哪争取到市场扩张许可,金融厅一旦放开ICO发展,那完全是不一样的景象。日本交易所行业就有人表示,BitTrade 在日本的交易量不大,连前十都进不了,但是有牌照是一个很大的优势,他们在日本可以合法开展商业活动。

在技术上、经验值和流程上与日本现有持牌交易所是不一样的。而且火币有着日本几大交易所没有的资源,火币集团的国际排名目前是毋庸置疑的,至少在中国和海外用户识别度非常高。

所以,未来一个月内,日本金融厅的任何动向,包括放权给自治协会与否,ICO业务合规与否,将直接决定火币这一年的努力有没有付诸东流。

留给其他 区块 链 创企的空间和机会

火币打进日本的成功之路,不仅是自身的胜利,也为后来者提供一套可行性方案。那么,如何正确的打开日本市场呢?

其实经过链得得App驻日研究员观察发现,并不是所有进入日本的 区块 链 公司都如此艰难坎坷,虽大部分失败,但是也有其他顺利入侵的公司。总结一下这些案例的经验,因为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愿意透露本公司的名字,这里不具体指。

日本有两个极端,保持统一步调和对第一俯首称臣,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文化研究领域,都有体现。所以日本企业发展的逻辑,从来不是迅速占领市场成为老大,因为第一永远是全行业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可以说稍有不慎,就会在讲求中庸的日本被削平。

Coincheck这个以绝对优势霸占了日本 虚拟货币 龙头至少3年的交易所轰然倒下以后,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业务瞬间群龙无首,随后继位的bitFlyer的CEO加纳裕三宣布退出日本官方自治组织日本 虚拟货币 交易者协会的副会长以后,bitFlyer的交易量就直线下滑,最后选择差异化战略,被逼到英美拓展国际市场就是很好的例证。

所以,剩下给我们的路就有一条:打得这16家俯首称臣。

技术过硬。虽然诺亚的计划可能会被否决,但是已经有 区块 链 相关创企打进了日本上市公司行列。澳大利亚的Blockchain Global就在7月份受够了日本东证2部上市公司Path,一度让Path的股价暴涨。

而 Blockchain Global就是凭着技术手段,首先引起日本方面注意的。8月底,日本房产公司Ruden 区块 链 项目实验完成,其技术合作伙伴就是 Blockchain Global。

低调,这可以从另一起牌照收购失败案例中找到反面教材。8月9日,日本财经新闻网披露NOAH ARK(香港诺亚有限公司)即将收购日本东证2部上市公司Beat控股后,很多入侵日本的公司想购买东证二部上市的公司作为落地方式,该收购目前结果待定。但是其力争“ 区块 链 第一家上市公司”的名号,让日本各方反感,日经甚至评论双方公司都劣迹斑斑。

业务紧靠给被收购方可持续发展的“安全感”。麦迪森控股(08057.HK)4月份宣布,准备以3.62亿港元收购日本持牌 虚拟货币 交易平台BITPoint,但是8月2日,麦迪森方面宣布收购和合作计划终止。

主要原因可能是,麦迪森一直是以葡萄酒产品及其他酒精饮品之零售及批发为主营,2017年,通过收购CVP资本将其业务范围扩展至香港金融服务及金融创新项目。但是其高调猛进 区块 链 金融,转向太快,步伐巨大,引起了怀疑。

尽量找欧美团队或者绑上欧美资本背书。日本从二战以后,对美国、英国这些国家从政治经济到科技发展,都是竭尽全力的“崇洋媚外”。在日本金融厅举办的第三次 虚拟货币 业务研讨会中,就求助了目前 虚拟货币 技术成果最多的MIT Media Lab和ripple为金融厅科普(ripple已经接受了SBI的投资)。火币李林在链得得无眠吐槽之夜中也很明确的表示,

对于日本、美国这些发达国家,他们有一种自然的信任感,如果在一些发达国家,有好的发展,并且拿到牌照,他们认为你是一个比较合规、比较大的交易所品牌,对品牌的信任度提高有很大帮助。

无论想不想承认,目前中国资本和创业者在日本市场已经是“声名远扬”,而且,日本对外资公司向来是严管,涉及到本国用户的信息以及如此巨大的市场,金融厅方面自不必说,财务厅、产经省、警察厅等也都虎视眈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