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挖矿”的路还有多长?

众所周知,以去中心为理念的比特币,构建了一个安全自由的支付网络,避免了传统货币通货膨胀的问题,再者P2P网络中由于每个节点都能够合理有效地合理分配资源,使得节点之间的交易方便快捷,在这种货币网络下,每一个节点付出一定量的劳动力才能获取相应的资源,俗称“挖矿”。

去年,大量 比特币 业务爱好者也加入到 比特币 挖矿 大军之中,有的人甚至会在自己家里的地下室开采 挖矿 。不仅如此,随着 挖矿 回报利润丰厚,大型矿工也选择在一些电力廉价的地方挖掘 比特币 。由于2017年 比特币 价格暴涨,矿工利润曾一度高达1400%,然而当 比特币 价格下跌到6000美元之后,矿工的热情仿佛丝毫没有任何动摇,也反映出这个行业“水很深”,因为当价格下跌之后,一些小玩家不得不选择离场。

因为在 比特币 挖矿 的过程中,会消耗大量电力,截止2018年8月,估计 比特币 目前的年耗电量超过70万亿瓦/时,相当于全球总电量的0.3%。全球每年 挖矿 收入将近70亿美, 挖矿 成本将近34亿美, 比特币 目前已用电量可以供应600多万个美国家庭用电。

也正是这个原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 比特币 挖矿 的合理性,毕竟为一个只存在于网络世界的事物消耗如此多能源,真的有意义吗?另外,一些环保人士也加入了声讨 比特币 的队伍,他们表示在火力发电为主流发电模式的大环境下,消耗更多电能就等于对地球环境造成更大的压力, 比特币 挖矿 在间接地制造污染!因此,有一部分国家已经开始限制或禁止 比特币 挖矿 ,违规的人甚至还会遭受罚款。

长期以来,全世界约70%的 比特币 算力集中于中国,自去年9月限制人民币交易 比特币 后,中国监管的矛头再次指向 比特币 等加密货币的生产。从去年底开始,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也明确指示各级监管层也在全面掌握从事“ 挖矿 ”企业的各方面情况。今年2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独家探秘四川马边的 比特币 矿场。当时,有上万台 比特币 矿机设在山区大小小的水电站中,昼夜不停地挖 比特币 。如今,这些矿场已关闭、搬迁,“矿工”们也都选择了离开,搬迁到新加坡、蒙古国、加拿大等政策相对宽松的国家地区。

除了政策的影响外,从矿工收入看, 比特币 挖矿 收益包含区块奖励与手续费两部分。其中, 比特币 总数是2100万个, 区块 奖励起初是每个 区块 奖励50个 比特币 ,每挖出剩余 比特币 产量的一半时, 区块 奖励就会就会减少一半。在2012年11月和2016年6月, 比特币 都经历过 区块 奖励减产,目前 比特币 的 区块 奖励数是12.5个 比特币 ,而下一减产时间点将发生在2020年。

近一年 比特币 价格与难度值变化情况

过去,哈希率快速增长往往与价格反弹同时发生,但从现在的状况来看, 挖矿 算力和价格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那么简单。理论上来讲,哈希率增长意味着挖掘每个 加密货币 的成本更高,因此相应的 加密货币 价格也会上涨。但是由于过去 挖矿 产能扩张“过剩”,现在算力上升已经变成了矿工的“沉没成本”。此外,随着利润受到挤压,矿工可能也会出售此前持有的 加密货币 。

事实上,很多行业分析师都试图计算能够让 比特币 矿工达到收支平衡的价格阙值,也希望以此为 比特币 价格提供支撑。根据 加密货币 研究公司Fundstrat Global Advisors的分析,该价格临界值大约为8000美元左右。此外,摩根士丹利也表示, 比特币 价格只有超过8600美元,大型矿工才有可能赚钱。

当然,从目前的 比特币 市场行情来看,“ 挖矿 ”市场的整体情况依然不太乐观,特别是全球对于数字货币政策的政策规范, 比特币 “ 挖矿 ”的路还有多长,是走过了这段“严冬”就春暖花开,还是“严冬”才刚刚开始,这无疑对每个“矿工”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财经-http://www.xcaijing.com】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前页面链接】